追蹤
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命運,這個淘氣鬼!

當我在偶然際遇下(校長到我家招收剛要升中學的姐姐,結果媽媽轉而讓我跳級升讀中學)到華文獨立中學唸書時,我父親也從沒妄想過可供家中小孩到國外唸大學。但在我即將畢業前一段日子,母親竟到美國去「跳飛機」,辛苦掙回美金後就一意孤行地資助及支持我到台灣升學去。我就這樣成了家中第一個小孩,獲命運寵幸而得以飛出了東南亞,飛到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去。

春去冬來,在台灣初期時季節份外分明,接下來一晃且過了六、七個冬季。我像椰子在台灣海灘上擱住而開始盤根,甚至遙想著自己在這片土地上的一輩子。當時心中唯有的騷動,是響往歐洲大陸的風貌。再加上與家裏多年的心結及疏遠,從沒起過回馬來西亞的念頭。但一夕,命運突然記起了我,他的蒞臨使我生活面臨很大的轉折,全然與抉擇沒有關係,而讓我回到馬來西亞。

回到故鄉的我,從開始的難以置信地掙扎、哀嘆至接受了命運的安排。接著揚起精神隨著際遇的步伐,踏上了泰國、新加坡、柬埔寨等我從不曾關注過的土地。當我專心於瞭解這些我陌生得很的近鄰,甚至在國內大大小小鄉鎮探頭探腦之際,我卻又得以去了所謂與血緣、地緣無關的文化根源地去,中華文化主要成份──儒家的發源地去。

我竟去了山東曲埠拜祭了這位我曾在年少時不屑、不耐及不滿的對象──孔子的墓。我在孔子墓前就該覺悟了命運的幽默,他躲在孔子墓碑後訕笑正專注於聆聽孔子後裔導覽的我。他更趣味性地看著我,像在說:「可明白自己的膚淺了?以往的你,是僅透過他人的說詞來瞭解儒家及中國文物保存等,我就讓你自身體驗下吧!」

接著,我竟然一腳踩上溯源這條岐路。對自己籍貫向來無甚感知,中學時讀了一堆五四文學的我,甚至認為籍貫及文言文皆為落伍的八股。所以說要到潮汕去時,我僅抱著再去中國另一個角落的念頭。我對中國絲路、西藏及內蒙古有著更多的想像,去潮汕只是為了暫時滿足對旅行的饞。

到了潮汕後,我才驚覺命運真像個淘氣鬼,我以往不爽的那種尋根之旅論調,最後在自己身上落實,逃也逃不掉。為了彌補父親的遺憾,我留在潮陽追尋祖父留下的點滴痕跡,結果弄懂了自己這籍貫族群所走過的路,並為自已可能是中原士族後裔,而情不禁地沾沾自喜。

近日又被命運擺挪到一個我不曾想去,甚至連去旅行欲望也沒有的地方。朋友知道後笑我說是當「大長今」去了,也有人說我剛趕上「韓流」的尾巴了。我雖看過「冬季戀歌」,也曾覺得「情定大酒店」裏的裴勇俊長得真俊,但對韓劇或是一身肌肉的Rain向來興趣缺缺。我僅知其女性服裝雖可愛,但女性卻在男權壓制底下喘氣,連整容的版本都挺相似的。我還批說「韓劇」只是瓊瑤式連續劇的新瓶舊酒,其意識根本是鼓勵女性繼續浪漫及溫順下去而己。

這幾日我整裝待發…準備出發去韓國了。命運,其可能在竊笑,笑我奈何不了他,笑我被他的創意搞得越來越謙卑。其實,我早已聽到我和命運在夢裏一同哈哈大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