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1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Sylvia Plath :The Bell Jar

 
今天休假,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看完了女詩人Sylvia Plath 的自傳體小說,而且是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本小說鐘形罩

彷彿較能明白她為何會以自殺劃上句點。那和丈夫背叛、家庭包袱或創作瓶頸,沒有完全的關係,只是一種生命型態,就如她自己所說的:

「我依然困在一個玻璃鐘形瓶裏,深陷在陰鬱之中慢慢熬煮。」

「所有的燥熱和恐懼都已滌淨,我感覺異常平靜。玻璃鐘形瓶懸在半空,在我的頭上方幾呎遠的地方,我置身開放流動的空氣之中。」

「對於置身玻璃鐘形瓶中,茫然無思、生命停滯一如死嬰的人而言,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一場噩夢。」

「可是我無法確定,一點都不確定。我怎麼能確知終有一天--在學校、在歐洲、在某個地方、在任何地方--那個扭曲得讓人窒息的鐘形瓶不會凌空而下?」
* * *

鐘形罩譯者黃秀香在譯序中說道:「透過這個敏感憂鬱的心靈巨細靡遺地陳述所見所聽,我們直接凝視其所處的不安的世界,直接聆聽其中的聲響。那幢幢幽影也曾浮現心頭,那狂言囈語亦曾嚅囁在口,那是一個我們極力迴避的扭曲的世界。」

讀著這本書時,我的確有著如斯同樣的感覺,彷彿看到自己疊影在Sylvia的身上,也彷彿看到不少認識的人疊影在Sylvia的身上。反過來,我也看到不少人頭上有懸在半空的鐘形瓶,不知何日將凌空而下。

喜歡鐘形罩》裏Sylvia的極致感受力及精準的描述力,但卻不喜歡她對於人事物的疏離感中仍力圖去滿足他人眼光的感覺。而且她散發出那種因報復驅使下而達自殘的心態,一再突顯出她極度不屑世人又屈服於世人的矛盾中,無法爆發出一種像火鳳凰的魅力。或許也是這樣,她才無法跨過那步,她才這樣無助。
 
Sylvia最主要的不同觀點,就是現在的我,已認為能不斷克服死亡的誘惑並產生「赴生」的動力,才是人最感人的部份。而她總認為「赴死」是藝術。 

其實,我心裏總是希望著世人不要在鐘形瓶中被煮熬得扭曲時,才發出求助的訊號。那是一條不歸路,因為縣著鐘形瓶那條粗實繩索已斷,只剩一根緊急之用的細線。那,鐘形瓶凌空而下的機率是多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