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0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出發。抵達。穿梭。離開。

還沒來得及細說,又得出發了。
 
F說你的空中啟航已整整一個月了,都還沒抵達呢!我只能苦笑。其實那時離開中國平遙已一個多月的時日了,我只是偏執地追述著時光。抱著電腦,在另一片陽光下追述著另一段時光。
 
出發。抵達。終於抵達平遙的我,在乾燥的空氣中小心呼吸,然後躲進像綠洲般的客棧,享受清涼潔淨的水和空氣。穿梭在總是灰撲撲的世界中,我奢望蔚藍的天空及純淨的白色。恍惚得就像在悠遠的時空裏穿梭,忽兒,許多刺目或錐心的「當下」又大剌剌地往我呼嘯而來。還好,倖擁一無菌溫室「一得」,暫且安歇。
 
穿梭。離開。還未在那綿延的灰牆上留下完美的光影,就得收拾行李離開,不過行李中已裝載幾張這城人事物的剪紙。一大包水果、乾糧、飲料,是揮手走入火車廂前拎起的人情,不過我的離開不會改變些甚麼,這城。
 
從遙遠的北方,往南滑落,再往赤道這地平線落下。
*************************
 
還沒來得及細說,又得出發了,留下一個又一個沒說完的故事。
 
出發,往赤道以南再挪一點點,一個我很少關注的東南亞熱帶國家,有千島國之稱的印尼,與我國從古至今都有千絲萬縷關聯。出發前,父母頗關切且盼望我取消此行,因為國域糾紛,在印尼多處有焚燒馬來西亞國旗或攻擊我國人民的新聞傳出。
 
坦白說,是有點擔心,卻沒有過多迂迴及繁複的情緒。日惹的R說:「沒事,這城很平靜,來吧!」
 
就此出發。抵達。剛離開那沙漠化的大陸塊,就抵達一個蓄滿海風及水氣的島嶼,我很不習慣。腳像沒著地般浮游在淺灘,四處都是碧藍及碧綠,有種暈船的搖晃。抵達日惹,這城北倚梯田環繞的火焰山,南臨浪抵天高的印度洋,城中央還有一圍住了神秘傳說及魔幻人物的皇宮。
 
說是來探測藝術生態的水溫、水深,結果卻是終日穿梭於農村稻田間。雨後,追蹤著田埂上覓食的小鴨;日落前,散步小徑間抬頭凝望掛在樹上的綿羊。風起時,那如羊毛的木棉四處飛揚,屋前卻有列著隊響起鈴鐺聲的羊群經過。
 
穿梭於如高樓大廈的畫廊或是別墅般的藝術家畫室,我咀嚼著「藝術中心」的意涵。日惹這一藝術方塘,是濁不見底?還是深不見底?藝術在這裏喧鬧得讓人神經緊張,耳目全堵,急急退回農田裏,尋回那讓我耳目清明的微物之神。就像暴雨後街燈殆滅的幽黯之夜,方能覷見一隻又一隻的螢火蟲從稻田、從草叢一路嬉戲到我門前。
 
穿梭。離開。還未學會如農婦般,以每一株土裏長出的植物轉化成生活裏可吃的、可用的,就得離開了。因為那常年冒煙的火焰山,據說被人類惹怒了,要收回所賜予的,每隔兩日就從肚裏噴出萬丈高的熱氣團,但威力強勁的灰燼不但瞬間燎原,還可把覆蓋之地的全部生物焗熟。在村內裊裊的祈禱聲中,我揮手說再見,像背棄這城般毅然離開,鄰屋的Ibu抱著孫子向我揮手,Bapak則邊跪晒著玉米邊揮手,轉身的我,背上留下他們滾燙的眼神。
 
我的離開也不會改變些甚麼,這城仍相信山神、海神及有著肉身的人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