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0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間的化石

火車帶著我,來到山的另一邊,來到一個我從來沒預想過的天地。
 
6月20日,從北京出發的快速火車穿過太行山脈到達山西首府,我徑直往太原盆地西南方去,停駐在平遙。平遙,我和這地方第一次會面時,它就顯得遠古且縹渺,像一大座的時間化石矗立任由我穿梭。
 
裏頭有數不盡的線條,線組合成延綿不絕的磚、牆、石板道,還有空的空間,處處像極一張又一張的素描畫;許多不同卻叫不準名字的灰調舖排成一種像古井裏的色塊,渲染得通透,牆裏天地連成一片灰海。
 
離開火車站幾分鐘而已,就可以望見把天際線切割成鋸齒狀的城牆,楞楞地沒來得及細看,搭乘的三輪摩多車就鑽到平遙古城肚裏去。眼前展開的一切,讓人想起沙漠裏的海市蜃樓。其實,這僅是一個令人難以當下信服的現實;對沒有夢的人,這僅是一個尋不著破綻的好萊塢片廠。
 
在它肚裏,我意識到,已抵達新世界,一個千古屹立的新世界。
 
瞬間暮色襲近,灰撲撲的新世界溶入耀眼的金黃中,像煉金士輕輕揮棒,瞬間點石成金。偶見剪影穿越層層金光幕布,騎著車的臉才現出輪廓,第一個照面的記憶就留在窄巷裏。仔細辨識,閃閃發亮的墻面竟浮凸出一個又一個人形,手托大碗蹲倚著牆大口吃面。人牆一體。循著牆角往上瞧,瓦筒交織出一細細長長的、溫柔的線條,上面頂著小巧房子狀的煙囪帽,像西洋淑女頭上輕擱的飾帽,屋脊上的仙人走獸則一一消融在金光中。小孩從華美的屋宇式大門內跑出來,在巷弄內嬉鬧箸、追逐著,形神頗似宅門兩側石獅的卷毛小狗,也急急趕上。
 
靜止的時間,卻化成不斷流動的畫面。我屏息,等待預兆的降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