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1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海地・咖啡・郵票

負責國際新聞的朋友說:這新聞難做,因為傷亡雖慘重,但缺乏故事。或許是想起2008年中國的汶川地震,她作了對比後的感想。不過,我們可以知道,汶川地震中,老師捨命救學生或可樂男孩、哺乳女警等感人故事,背後其實是一個十萬軍人出動及全國13億人的總能量支撐著,才能面世以感動人。我想海地的太子港也會有感人的救難故事。但是,當一個地方連被關注的價值都沒有時,人命如菅、如蟻的地方,又該如何能讓外面的人聽到它的故事呢?!這是很現實的。

從殖民者手中獨立已有200多年的海地,仍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這確讓我發凱好一陣子,因為我們向來是接受線性思維訓練的,認定脫離苦難、束縛後就是進步及幸福。這個國家位於命名為伊斯帕尼奧拉(Hispaniola)的加勒比海島上,而這個名字原來意即「西班牙的島」--好一個意識上的全殖民。1492年,當「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首次踏足此島,隔年就在島上建立了歐洲人在美洲的第一個殖民地。然後,這島上就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血洗或滅絕。

偉大」的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而伊斯帕尼奧拉島上被他命名為「印弟安人」的土著就在1544年絕跡。1502年,海地島上第一次出現了黑人;300年後的1804年,宣佈成立海地國的德薩林將軍不但自封為皇帝,還要滅絕倖存的白人。從西班牙至法國白人的長期統治,最終海地卻是由黑奴為主,由非洲的黑人後裔作主人。這其中某部份,聽起來是否很熟悉?像美國的黑奴解放?還是中國封建制度崩解後的袁世凱封帝?
 
若哥倫布並沒有在海地靠岸,一切是否又會有所不同?
 
**********************************
 
我對海地的印象,以往就僅是海地咖啡,後來才知道還分類為「太子港咖啡」及「藍色海地咖啡」等。這個島嶼在法國人的殖民下,就大量以黑奴種植咖啡,直至獨立後的今天,仍是供應歐美咖啡的最主要產地之一。被殖民期間,還同時大量種植了甘蔗和煙草,18世紀時提供了歐洲市場上40%的蔗糖和60%的咖啡,也因此早已把整個島嶼的地形、地質都改變了,讓這個島嶼的森林及植被快速消失。
 
想像一下,在濕潤平原上的甘蔗叢隨海風傾向一邊搖晃,高山斜坡上都是綠油油的咖啡樹及其間閃爍著亮紅的果實;乾燥的小丘陵種植著可取靛藍的藍草,往下走去則是像雪般的棉花籠罩在綠色的枝葉上。多麼富饒的景象啊!
 
這些農作物,從來就不能喂飽整個島嶼的腸胃。當地球上某部份人在奢享咖啡與煙草的醇香時,海地人卻無法以它們換取溫飽。獨立後的海地,土地上種植的仍是咖啡與煙草,但並沒有因此而改變自己貧乏的命運,國人甚至得吃由泥土和鹽、油摻和成的油餅。
 
海地推翻法國統治獲取獨立時,卻被有「近代民主主義先驅者」之稱的拿破侖要求賠償1.5億法郎黃金,據說以今日的物價估算,這筆黃金價值高達180億美元。這聽起來或許很荒謬,被剝奪者,還要以黃金來「贖身」,但這種遊戲規則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甚至還要像「大耳窿」般,以滾雪球的高利息來把貧者再榨乾。或許法國今日已不是海地最大的「債主」,但是這筆債卻成了海地幾代人腳上的鐵鐐,那副為奴時穿戴了300年的鐵鐐,仍無法除下。

今天,在海地咖啡田裏辛勞工作的人,工作三天才能換取3歐元(馬幣12令吉),相等於在星巴克咖啡店裏享用一杯拿鐵的價錢。當我們喝著由泥土生長出來的咖啡,而海地人卻正以那片土地上的泥土充飢……
 
***************************************                                
 
這段日子,佳沉浸在以舊郵票來創作,家中充斥大量從各處徵尋來的舊郵票,桌上有各種型號之圓的塑膠筒、方的紙盒,地上舖滿了一張大地圖;洗手盤裏泡了郵票、窗上毛玻璃晾了郵票,那些看似破碎、零碎不整的小小紙張,都似乎在等待著某種際遇。
 
我看著屋裏變成家庭式加工廠,腦裏浮現那些埋頭黏貼塑膠花及安插電子板零件的乾燥臉孔,但佳卻不斷告訴我那些周身被啃成齒狀小小紙張的故事。他說郵票是由英國人發明的,由於殖民地的繁多而促使了郵票業務的擴張;直至今天雖說殖民帝國已墜落,另外電子傳訊越來越發達,但英國郵票仍是印刷精美及多姿多彩,更是一門好生意。
我邊聽佳的喃喃道來,邊細想兒時家裏那幾本集郵冊,還有不時出現的銀/金色無五官的女皇頭。這樣的牽動,也讓我逐漸趨前審視屋裏那些小小紙張上的圖像──肖像、小鳥、花卉、山巒、經濟作物、野生動物,還有飛機、神話、獎項、建築物……不及一巴掌大的世界裏,無奇不有。
 
跨入新的一年,元月12日,海地發生7級大地震,「海地」的種種席捲了文字、圖像的傳播。我除了咖啡豆,一無所知,不過打開電腦開始上網援尋的,卻是海地共和國的郵票。
 
結果,我得到一個故事,一個關於郵票的故事,一個關於畫家的故事、一個關於國家政經的故事……一個關於海地的故事。
 
約翰·詹姆斯·奧杜邦(John James Audubon1785426日-1851127日),美國畫家、博物學家,他繪製的鳥類圖鑒被稱作「美國國寶」。如今一位當代著名的紐約藝術家Walton Ford,就說奧杜邦是他的繆斯,以水彩畫出的鳥類果然和奧杜邦的圖鑒有幾分神似。
 
這樣一名「美國國寶」,原來是在海地出生的,奧杜邦的父親則是在海地的法裔地主,後來因黑奴暴動才離開海地返回法國。而奧杜邦是在法國受教育,然後再到美國闖出一片天。從奧杜邦的個人身世,即可大致聯想那個時代的白人移民與殖民帝國、與新大陸的關係。
 
但是,奧杜邦與海地間的故事還沒結束。1975年,為紀念奧杜邦的《Birds of America》一書出版150年,海地有人偽造了副貿易和工業部長的簽名,授權美國的郵票批發商銷售奧杜邦的郵票。這套郵票並不在海地銷售,而只在國外銷售。海地有個集郵迷,他曾經是海地貿易和工業部長的律師,負責與郵票發行相關的事務,他發現簽名是偽造的,這套郵票並沒有獲得授權。這件事情很快在國際上產生了激烈的反應。
 
外界認為是當時對海地獨裁統治長達30年的杜瓦利埃家族也捲入了這件醜聞,據說從中獲得了400萬美元。為了平息國際社會的不滿,讓-克洛德·杜瓦利埃決定進行公開審判,最後8名與此相關的人員被捕,3人因證據不足被釋放,其他人被判了刑。當然,這些人都是替罪羊。

這套只在國外銷售的「海地郵票」共有75枚,一共15種圖案,每種圖案5種面值。其中一張,就是左圖奧杜邦鳥類中的「蛇鵜」。
 
一張郵票背後真的有歷史信息嗎?一張郵票能讓我們讀到,美國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趁機佔領了海地約20年,從此,海地成為美國的附屬國嗎?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海地不但為美國提供橡膠等戰略物質,甚至跟隨美國向日本、德國、意大利宣戰。海地相當長一段歷史,都由美國扶植的代理人實行統治,讓-克洛德·杜瓦利埃被推翻下台,逃離海地的時候,乘坐的是美國軍用飛機,帶走了1億美元現金。
 
******************************************
 
海地大地震的倖存兒童,將大批被歐美國家的家庭收養,這又將成哪一種族群集體遷移?一場大災難,會否就此讓從地獄逃出來的孩子,進入天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