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如何獲得免於恐懼的自由?

 *              *                 *
這半個月的時間,都把書寫的能量放射到佳此次個展的藝術導析文章中去了。埋頭於種種參考書籍,為的僅是臨時抱佛腳,學習如何使用更精準的字眼去敘述他的創作,還有學習如何運用較學術的字眼去賞析他的作品。
 
對於這項任務,我甚為懷疑自己的能力。但他一再向我保證,讓我來書寫畫冊的內容,並不是「你是我妻子」這個原因,而僅是相信我。相信我甚麼呢?想想,我有較他者更有利的因素,只不過是我習慣日夜窺探他的創作過程,平日就對他的創作想法有提不完的問題;再者,就是我總能很冷酷很跳脫地給作品評頭論足一番,直刺核心是我的本質,沒有甚麼交情負擔。
 
每日上班時偷閒查閱資料,下班後振頓精神,以耳機狂炸搖滾樂來跨入書寫的墜道,這樣「絞」文字出來,實在是令人虛脫。半個月下來,我覺得自己在精神上變成了紙人,但在肉體上卻變成了肉人,因為不斷咬嚼甜食來紓壓。不過,一旦進入書寫狀態,我逐漸拋掉了自己不足的恐懼,倒很期待這樣的書寫過程到底會把自己推擠到怎樣的一個境界,更好奇會否透過書寫探索到更多有關佳作品的端倪。
 
我仍不變,把書寫當成尋找一種未知答案的旅程。
 
不過,當我快要射出臨門的一腳以完稿時,卻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小車車竟不見了!沒錯,我仍習慣說是「不見了」,難以轉口說「被偷了」,因為至今難以相信他有被偷、被冒險的價值。夕陽下,我呆立於那空蕩蕩的車位上,千頭萬緒,再三問自己是否忘了甚麼……
 
*              *                 *
我的車子上個月被卡車撞了跑,去到警局,穿制服者把鍵盤交給我,讓我自個兒寫報案書,他只是睜眼坐在我面前動也不動,像個機器人。我看到鄰座兩名勞工般的巫裔年輕人,對著電腦螢幕戰戰兢兢發了一次「一指神功」後,就停下來嘰嘰咕咕好幾分鐘,然後又再動用一根手指來決定自己的命運。而那機器人仍視而不見。
 
自己的敘述變成公文列印出來後,那機器人才亮起紅燈「去隔壁3樓」,我依指示而去。來到交通警察總部的中庭,我以為機器人失靈了,因為眼見一波又一波的白色豪華幔帳隨風搖曳,帳下是一一擺置好準備設宴的桌椅,許多侍應生打扮的人忙碌地穿梭其間。
 
「Testing One Two Three」重復響起後,接著是震天的嘶啞歌聲,背景音樂是歡慶氣氛的馬來民俗傳統樂器Kompang。我楞在那,只見身旁穿制服的、沒穿制服的來去自如,並沒有絲毫遲疑及難色。我隨著人流而去,發現幔帳群裏有一穿著緊身黑白制服者(和機器人一樣?),正投入地拿著麥克風高歌,那神情很像我那愛唱卡拉OK的芳鄰大叔。後來得知,原來是一外地來的警員結婚,為了讓同僚方便參與及盡興,就把婚宴設在警局內。而大門上的藍色皇家標誌卻被那矗立的彩色牌板擋住了,上面寫著:慶賀某新郎及某新娘結婚快樂!
 
原來,這裏有太空艙的冷硬,也有鄉野里巷的人情味,就看你如何參透。
*                      *                       *
(抱歉!還未寫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