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父女的對話

妓女有家室及兩個年幼小孩,女學生半自願半被迫地性交……沒有高潮迭起的劇情,卻似一日常場景,就這樣發生了。我在移動中咀嚼著生命的灰心地帶。

年近50歲的作者,創造出這樣一個角色及衍生出屬於「知識份子」獨特的價值觀,讓人不禁臆測作者自身有多少灰色版塊投射在此。一名趨向衰弱的老男人,是否就會散發出一種腐酸及乾癟的氣息?一名趨向衰弱的老男人,不管來自甚麼背景,都本能地渴望嫩熟果實的多汁?

*          *           *
在有點陰暗的廚房,那背對著我的父親,弓著身在桌前吃著杯裏的麥片,機械式地重復用湯匙舀起那看似無色無味的谷物放進嘴裏。問父親需否煮面條當兩人的午餐,他卻嘟噥了幾句,聽不清,我就當他沒反對地打開櫥櫃尋找儲糧。

驀然一瞥中,帶點審視的眼光去看自己的父親,那蜷縮成一團的父親,我想起柯慈所引出的生命灰色塊狀。我隨即心不在焉地打開冰箱,翻找著母親慣用報紙包裹起來的蔬菜。

「媽媽的腦血管阻塞,腦內還有血跡,可能有過血管破裂的中風。」父親乾乾的聲音在濕涼的空氣粒子裏,顯得過於唐突,拌亂了一切。

我身體裏殘留著很多火車的律動,有點眩,而且還沒從柯慈的刺戳中抽身出來,但父親那句話卻像一把冰塊從我背脊滑下。

我大力撫平手中皺摺的報紙以定下心神,穩住發顫的聲音問道:「那就是今天不能出院了?」「那就不是之前所說的腳神經問題了?……」我不斷問著一些技術性的問題,試圖冷靜去面對、去解決一連串的出乎意料之外。

兩人繼續背對著,父親繼續杓著、吞著他的麥片,但我卻能從那濕涼的空氣粒子裏,感應到一股擠壓的力量。父親是在壓抑住震驚及悲傷?還是壓抑著恐懼?

能和自己的伴侶相守過了半輩子有多,只因自己年長對方10多歲,總是擔心先走一步,被留下的另一半將無法應對日常生活──這樣的一個老男人,身心的失措及茫然,可是我想像得到的?!

「她苦了大半輩子,現在剛可以過點好日子,卻搞成這樣……」向來不喜顯婆婆媽媽的父親竟用很沙啞、很激動的聲音說出這句像「粵語殘片」的獨白。父親像叩問的獨白,粒粒字分明。

我無言,背對著他燒水煮面,只覺眼眶上一股熱潮泛起,心裏亂哄哄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