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接觸之前。無核印象(二)

夢幻的啟蒙老師,竟然是《千面女郎》、《夏子的酒》、《橫濱故事》、《白色圓舞曲》,等等,在短短的兩年裏,我極盡能事地吸納這片處女地的精華。這大量殘留在福爾摩沙的東瀛文化,不管是屬於後殖民文化對我的再殖民否,倒的確促使我不自覺地浸透在其中。
 
《千面女郎》裏的西方戲劇劇目或表演方式開啟了我對藝術的胃口之餘,其間阮老師演繹「紅天女」時所戴的能劇面具,還有對譚寶蓮及白莎莉訓練時所用的「金」、「木」、「水」、「火」、「土」的概念,更是直揭傳統文化的精神予我。不用說《夏子的酒》中,如何讓我在沉溺少女情懷中同時明白到白米釀成清酒的過程;而在勵志的情節中,也隨著夏子經歷了重要的生命抉擇──都市的白領麗人還是家鄉的傳統產業?還有《橫濱故事》及《白色圓舞曲》中,女主角在中西文化交融、新舊時代交替之際,追尋著自己的生存意義,這又何嘗不是日本歷史的一種反映。
 
我的甲子園,是從安達充那裏學會的,雖然我不曾觀賞過一場棒球賽。這種青春無埃的想像,透過後來的日本連續電視劇繼續發酵。一場《東京愛情故事》讓我有點不一樣了,那種像《流星花園》世代誇張式的情節及單元化的情愛,已無法滿足我,我追逐著《愛情白皮書》、《悠長假期》、《Overtime》而去,莉香那勇往直前且又無比苦澀的愛戀,把我薀藏的悲傷喚醒而奔出。

快速生長,仿若日夜間就長齊了少女的性徵,還具備了當「惡女」的條件。
 
冬夜裏,看漫畫直至饑腸轆轆,就拉了室友一路往校門外的流動小攤子去,老伯在我們要了一份「甜不辣」(關西的Tempura)後還免費多加了一大碗的白蘿蔔湯,熱呼呼的,那暖洋洋氛圍足以美化那不是挺好味的油炸魚漿食品。趕在門禁時間前回到女生宿舍大門,黑夜中一對對難分難捨的情侶,頗有奈美及挂居的剪不斷。
 
日本的台灣青少年流行文化後來有人分析說崇拜、複製族群為「哈日族」,我搞不清楚自己能否算是哈日第一代,還是僅不過是,不小心混進羊群的「羊男」。反正東京市OL(Office Lady)的酷樣及時髦,是女大學生往獨立自主一族前進時難免傾慕的;但間中又被日劇裏散發的都市單身女郎辛酸味,撥撩得感傷起來。
 
印象深刻的是,暑假随友人回鄉,大熱天躺在她家裏的榻榻米上,兩人望著那日式拉門上的紙紋閒扯。友人告訴我,在她家可是不看日劇的。
 
「為甚麼?」我真的是嚇了一跳,竟然有人在哈日旋風中屹立不倒。
 
「我爸不喜歡。」
 
「為甚麼?」
 
「我爸討厭日本人。」
 
我才猛然想起,她父親可是和日軍交戰過的軍官,據說還是在16歲那年騎著腳踏車上學時被國民黨軍人用麻布袋套上車,從此就成了有家歸不得的軍人,從此就海天隔著一條線。
 
坦白說,我現在可真後悔當時沒好好問問這位來自山東的汗子:到底有沒殺過日本人?為何不恨國民黨而僅恨日本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