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韓國春季日記一

雖然語言嚴重不通,我仍可以用最原始的身體語言及嬰兒就懂的FormColor去滿足我生活基本所需。我需要找有圖片的餐廳,偶爾需要去指認鄰座客人桌上菜,要不然任由老板說甚麼就點頭所得的食物。我也需要去那些貨物逐件擺示的雜貨店,以便直接指認。我開始認真學習辨認甚麼樣顏色及花紋的肉是牛肉還是豬肉,再厲害點就是學會了甚麼樣的顏色及花紋的牛肉可用以烤、炒或煮湯等。再也無法在超市中,根據包裝封套上的字──如「牛腱」、「菲列牛排」來決定我的購買及烹煮。

由於與文字打交道過久成癮的我,已經習慣用文字去瞭解、去解讀這個世界,一旦失去文字時,像個殘疾人士生活了一段日子後,就得如嬰兒從爬至站立般,慢慢發現生活有另種體會方式。

在柬埔寨時、在泰國時,也面臨語言障礙的問題,但不知是否第三世界國家人民求生存本能而萌的變通性;還是東南亞國家文化、氣候的相近而產生較類似的身體語言;還是因觀光經濟的因素而更具有語言的開放度,不會說柬語或泰語的我,在這兩個國家還能「順暢」地遊走。

在柬埔寨暹粒著名的文明遺址吳哥窟,在一堆具多年歷史的石塊旁,我見識了一個不足7歲的小孩,先是纏著兩位日本遊客說著簡易的日語,當他發現交易難成時就跑到一對洋人夫婦前用英語懇求購買他掛滿手臂上的人工手鐲,而洋人夫婦開口用法語回應他時,那赤腳滿身污跡的小孩面不改色地就改用法語說出他貨物的價錢。站在他們後面的我,禁不住以華語和身旁的友人說:「他好厲害哦!」

那小孩竟在數秒間轉身昂首對我說:「一個一美金哦!」

而在韓國光州的我,和韓國人溝通時,雖一再表示我聽不懂,他們卻像無法接受這樣一個現實──你黑眼睛黃皮膚怎可以不會說韓語?然後一個勁兒地把韓語像炮珠般轟向我,讓我難以招架這股氣勢。再說,雖然我也說不太清楚有何不一樣,韓國人的身體語言彷彿和我有所隔閡。若要比喻一番,我也僅能說像我舉起姆指時,他們的認知可能不是「好棒」,而是「上樓」這樣一個爛比喻。

其實,我也在猜想可能韓國人平日不太習慣用身體語言表達,所以身體語言也較不發達。當然,這也是我的猜想吧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