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0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藝術風景

1
畫廊老板說:「為何不多做幾個大型捧花的拼貼?不同顏色的捧花可以代表不同的人種膚色,像黃色花朵就代表亞洲人、白色代表白種人……然後來個大Union的畫面!」
 
藝術品收藏家說:「藝術家應該要多曝光,要讓人時時記得你。我有個金融業的朋友新開了一家畫廊,作為和其他生意人聚聊的會所,你應該拿一些大幅油畫擺在那裏展示,成為他們的話題。」
 
藝術家朋友說:「沒辦法,若不同時做很多事情,很難維生。一年搞幾個展覽或幾場演奏會是必需的,三兩個月就得有些大型的東西出來,要快!」
 
家裏近日招待了一些訪客,身為招待的我遞送茶點之際,旁觀了一些少有機會 覷見的藝術風景。看Y一臉尷尬且無力招架的神情,我差點就噗嗤失笑,隨後想及他接二連三地應付這樣的「登門造訪」,同情心油然而生,忙收歛自己。
 
不管是畫商、收藏家,還是藝術家,他們說話的速度都挺快的,滔滔不絕卻清晰條理,聽似輕快殷切,但落下的話語都充滿強大的意志,像冰雹落在屋內。
 
渾圓的收藏家(碰巧而已,不一定都是刻板印象中的肥胖哦!)藉故在我家四處張望,一副不相信Y就僅「生產」出這麼一些作品的表情,問了幾次是否還暗藏起了些甚麼。問時以玩笑口氣偽飾無禮的懷疑句,但是,伴隨的體態行為卻不禁洩露了他窺探搜尋的意圖。只差沒有推開睡房的門,我心中嘀咕。但家財萬貫的他,倒真的不介意邊以手帕擦汗邊在揚起不少灰塵的角落裏穿梭搬弄。這只讓主人下了決心,下次客人來訪前要更認真地打掃。
 
斯文的畫商一身休閒兼講究的服飾,優雅地坐在那挑高天井下的飯廳裏,從通氣窗口射入的正午陽光,白花花的,把他照得更白晰細緻。Y在寬長的飯桌上忙著把近期辛勞的作品一一舖擺開來,而身子稍向前傾的對方,嘴裏冒出的花苞不斷綻開,令人如沐春風的讚美詞像魔術般一朵接一朵地盛開,美麗動人得很。百花齊放的飯廳散發著令人發暈的香氣,在旁的我也覺得腦袋嗡嗡作響。此時靈光一閃的他,話鋒突轉,就像傳福音予迷羊,如何如何做,作品才能吸引人,如何如何做,作品才易售出,如何如何做,作品才可賣給對的「買家」。
                                                                                                                  
清瘦修長的藝術家倚坐在我家沙發上,侃侃而談的他不時撥弄著長髮。他身著一款設計獨特的美國T恤,熱烈分享著作品在國外被認真對待、藝術理念被認同的激奮心情。他還談及一些見聞收獲,說一些著名當代藝術家在舉辦畫展時往往印有兩種畫冊,一是給大眾看的簡易版,另一是特針對收藏家的精美版。當Y問他接下來的計劃時,他停頓了一下,低頭伸手到皮製大包包裏掏拿。我這個鄉巴佬突然睜大眼睛死盯著他手裏拿出的iPad,接著,只見他細長的手指在螢幕上輕輕一觸。一劃。他緩緩抬起頭一一唸出時程表時,讓人覺得就像電視廣告裏的男主角一樣。
 
藝術家離去前,竟問了和畫商、收藏家一模一樣的問題。而站著的Y只是一味傻笑,沒有回答。
 
他們都問道:「你花兩個月來做一個這樣小型的作品,兩年才做一次個展,這樣緩慢的工作進度,怎麼活(surviv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