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0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他們的雙林寺

7月5日,隨佳到古城南門外的公園裏寫生,兩人坐在面臨城牆的小土坡上的大樹下,結果遇見一名挺逗的小學三年級男生。他來了,逕自站在佳身後觀看許久,然後搖晃著理光的頭,唐突地說:「畫得還挺不錯的!」稚聲裏漲滿成人的自信口氣,令我好奇地和他攀談起來。
 
他說,學校根本沒有美術課,那堂課早就用來學數學了。他說,從來不曾擁有自己的色筆,當然就沒有學習過繪畫。說著話時,他瞄到我身旁堆疊的書籍,就自個兒蹲身翻看,還想翻開我的背包。我制止他,告訴他要有禮貌,得先徵詢同意。他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接著搔搔頭,眼睛躲開了我的。
 
他說,現在是暑假,學校照常補課,直到傍晚五時才能回家。我說這暑假不就和平日上課沒兩樣,他沒吭聲,眼神仍四處飄移。我拿出幾本有關平遙的文史書籍和他分享,他興致勃勃地翻閱,指著各圖片不斷提問題,好像這是他第一次看平遙──書裏的平遙。
 
「你沒到學校圖書館借書回家看嗎?」
 
「我的學校沒有圖書館。那,你學校是有圖書館哦?」……
 
看到他的一臉疑問,我很驚訝。學校竟然沒有圖書館,這和我印象中的學校相差甚遠。就算僅是幾個矮櫃的寥寥書籍,也是一座無遠弗屆的橋樑。
 
這城裏的孩子,除了課本還是課本,家裏也沒有餘錢讓他們去書店買課外書。那,鄉裏村裏的小孩又是如何呢?這山西乾脊的黃土高原,能以大自然自身的能量來滋養他們嗎?
*************************
 
他發現了,我夾在書裏當書籤的雙林寺入門票,快速拿起往懷裏挪道:「這給我當紀念吧!」
 
雙林寺,是平遙城牆外西南方6公里遠的一座寺廟,名氣大得很,據說若沒有它,平遙古城也難取得世界文化遺產榮譽。從碑文考證重修於公元571年(南北朝,又是超過千年),建立於何時又是一個縹渺的時代了,現寺裏頭有10座殿,保存了元至明代的大小彩塑2000多尊,平遙城郊處處的大小廣告板都寫著「雙林寺──彩塑艺术宝库」。
 
城內曾遇一名50多歲的農婦,擁有玉米田的她偶爾兼職小包車司機,因為玉米田總是缺水,而平遙古城的遊客卻越來越多。一聽我說起雙林寺,就告訴我這寺廟挺靈氣的。她雙眼發亮疊聲道:「若想要娃娃,就得去雙林寺求娘娘。」她更告訴我,每年農曆四月初八雙林寺都有大型廟會,那天不但人山人海,還燈火通明,通宵達旦的。她小時候就常隨家人或走路或騎腳踏車去廟會,不過照樣是要買門票的,只是沒現在貴。
 
25元人民幣──馬幣13令吉,門票價格看似不貴,實則這城路邊攤售的一大碗面也不及5元人民幣。
 
我沒來得及問這婦人:雙林寺門票是平遙獲列世界遺產後才漲高的嗎?因為她突然匆匆告別,說要趕回家給即將放學的小孩準備午餐。在揚起的黃沙中,小包車突突用力往前駛,看來馬力不夠的身軀是無法讓這位心焦的媽媽如願。
 
我望著遠去的小包車,想像著,婦人訴說當年文革的故事:村民捨不得靈驗的雙林寺被摧毀,夜黑風高時,以塗抹、以巧妝,想方設法把雙林寺裝扮成糧庫及學校的過程。
 
**************************
 
我問小男孩是否去過雙林寺,他說沒有,不過媽媽有去過,是媽媽告訴他這個廟宇的。他拿著那張使用過的入門票,專心又似漫不經心地盯著上面印著的彩照看一陣子,接著問我這門票是否僅能使用一次。聽了我的回答,他顯然還不是很滿意,和我說點別的後,又不死心地兜回同一個問題:「這票就僅能用一次嗎?」來回好幾次,令我啼笑皆非。
 
最後,他道別說要回家了,步下士坡牽了腳踏車向我們揮揮手。
 
在滿天夕陽中,我見他背著那蕭索的城牆,竟循著原路回來。他把雙林寺入門票伸到我眼前說:「寫下你們的名字當紀念吧!」寫完後,他意猶未盡地要求我們在票根上寫下住址。當我寫「馬來西亞」時,這又令他停頓、搔頭思索起來,然後張著無邪的雙眼緩緩地道:「你們倆怎麼都住馬來西亞啊?」
 
我不知道,他是否真正明白我來自很遠的地方,但不來自那久遠的平遙古城;我只知道,他很高興地在我的本子上寫下「宋鼎謙」,就回家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