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我城‧流轉他鄉

關於部落格
  • 40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空中啟航

每次在結束旅程後、在離開異地後很久很久,才能把蕪雜難理的心緒逐漸歸檔。彷彿體驗貼得太近,把體內感官正常作息都給搗亂了,很需要倒吸一口氣,通通冷靜下來。可怕的是,行旅結束後,難免會有一堆排山倒海的生活瑣事候著歸家的旅人,而這一波又一波的,最終反而讓人猶豫起來,那似夢的縹渺記憶有否被記下的意義。看起來,一切沒甚麼大不了的。或許,一切就此了無痕。
 
提醒自己,1957年秋天海明威才在古巴開始寫他於1921年至1926年的巴黎生涯,生就了《流動的饗宴》這本至今還讓人讀得津津有味的書。會心一笑,我雖非海明威,但庶民也可有其存在的方式,或許將來還是有人願翻頁一讀。
 
**************************************
 
對於中國,我雖造訪了多次,也僅略懂得分成「中國北方」或「中國南方」。其實都不重要,她太大了,大得難以告訴他人:我懂,我懂中國。
 
去中國之前,我覺得她離我很近很近,她是外婆嘴裏唸心裏念的親愛家鄉,她是爸爸書櫃裏長短小說的場景、她是華校師生歌頌的文史原鄉;去中國之後,我卻覺得她離我很遠很遠。
多年前,澳門回歸前,我趕上春節回鄉大潮,循著那一手拿回鄉證另一手提著「三大件」的萬人長龍跨過關閘拱門,第一次踏入中國那塊大地。那眼珠的色澤、那眼神的冷熱,彷彿和我從來沒有親近過,我連人群中的面孔都難以真正辨認,我的心頭只有一團亂。
 
原來,我曾擁有的,只不過是故事、是傳說、是詩歌、是影音裏的像貌……我忘了,除了政史讓我們相隔而有所不同,地理上我們之間確有一大大實實的南中國海相隔著。
 
*****************************************
 
這次說要去平遙,我心頭一恍,根本搞不清楚其東南西北方向有的是甚麼。有人說:是在山西省,籠統地說,也就是北京及西安之間嘛。我大氣不敢呵,我知道北京,也知道西安,但卻不信任那個曾把北京之北當成山東,把西安之南當成廣東的自己。
 
山西,我心裏頭可一點邊際都抓不著,這山的西邊是鄉野熟稔得很的說詞;但這個山西,可是個實邊實界的省份。第一次去中國的佳,看來是打算賴上我了,他壓根兒就不去煩惱,反正抱著對中國地理、文史,就是一張白紙的心態。他感壓力的是,某些朋友一直告誡他在中國不要亂吃,也不要信人,而這兩者都是他向來難以遵受的。
 
當我埋頭依賴谷歌搜尋系統時,佳畫了張圖遞給我,圖裏就是一女頭鹿身和一男頭蚯蚓身兩人,他說道:「你是Travel Deer,我是Travel Worm,你千萬別跳躍得太快,要顧一下我這隻在爬的蟲。」
 
原來,他心裏有點慌,他以為我很懂中國,他知道我一旦自在時就特愛叭叭走,他擔心我倆原訂從天津往北京經太原去平遙再到洛陽、西安這一個看起來特長的路程,又會有甚麼突發奇想的變卦。
 
6月14日凌晨,在往機場的路上,兩邊緊湊的街燈不斷倒映在我倆身上,佳似還在初醒的矇矓狀態,我心則盤旋在那張繪圖上。我和佳同被歸類為中國移民第三代,我們父母是在這半島上的不同角落裏出世,雖有著不一樣的際遇,卻同樣對中國、對毛主席有著化不開的執著;我和佳同年生,卻因為國家體制中公私領域的分裂而有著完全不一樣的受教內容,因此對世界的認知很不一樣。佳以為我很懂中國,因為我能讀寫中文(華文),又或是我說得出誰是李白紅樓夢是甚麼,而他則連大名鼎鼎的秦始皇是生在何朝都無法斷定。
 
而我,又真的是懂嗎?
 
啟航了,這讓我想起自己第一次踏上中國時,心頭留下的一個又一個印記,根本無法以一貫旅行的情緒去權衡、去應對。這一次,我打算靜靜觀望,佳會不會在心裏蕩起,一個又一個與我一模一樣的問號及感嘆號。啟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